说明:为防止垃圾留言,日记评论功能关闭。隐藏日记只对家人朋友开放,无需注册。

09-05

28

May

28th

2009

Thursday

528·十六年

出差了8天,27日傍晚匆匆赶回家,陪了宝贝一晚,28日坐动车赶去了上海。没有在家过节的原因——大学同宿舍的女同胞们毕业十六年后的首次聚会!本来几个人都准备带上孩子的,可偏偏甲型流感闹得凶,还是防范于未然吧,孤身赴会。

时间过得真快,晃眼毕业已经十六年了,因为上海的耗子的儿子才20个月,家里没人带走不开,所以大家选择上海作为聚会地,西安的公鸡、洛阳的花瓶、烟台的老头胡子、厦门的蚊子、合肥的花狗(就是妈妈啦)齐齐在28日从四面八方赶到了上海,可惜独缺去了日本且失去联络的袋鼠。

当初计划好聚会后,在“our  family”的 QQ群里,还是蚊子的反应最快:“5月28号,哈哈,咱们528宿舍的同胞们在5月28日聚会!”真的是太巧太巧了!

大家住宿的宾馆就选在了耗子家隔壁,从宾馆步行三、四分钟就可以到她家,方便耗子和我们一起鬼混,呵呵。英明的耗子啊,特地给我们定的大床房,结果两个晚上,几个人都蜷缩在一张床上夜聊。坐着聊累了就躺着聊,洗澡也不肯去别的房间,宁可一个个轮着在同一个房间洗澡。每天聊到临晨三点多就有人开始昏昏欲睡,这时自然就有清醒的人踹她一脚:“不许睡!聊天!”记得28号晚大概直聊到快临晨四点大家才挤在一张床上睡着,刚睡没多久,就听老头胡子喊:“起床了起床了,咱们逛街去。”有人问:“几点了?”看看表答曰:“五点了。”“切——”全体嗤之以鼻,“睡觉!!”又昏昏睡去,哈哈。29日晚又集体睡到另外一间房,好歹花了房钱总得用用对不?又是快五点的时候,老头胡子实在睡得很累,把和她同盖一床被子的公鸡拍醒,两人抱着被子枕头去了另一间房,妈妈早晨醒来还奇怪:“人呢?”

29号六个人逛了一天街,南京路——宜家——金茂大厦——外滩——外白渡桥。本以为金茂大厦88层有空中玻璃走廊,还兴致勃勃地讨论谁恐高谁胆大,结果每人花了88元上去 P 都没有,无聊至极。想等到华灯初上看完夜景再下去,可看看时间至少还得再等两个小时。好容易捱过一小时再也没有耐心,财政大臣蚊子给每个人发了一枚硬币,说好“一元朝上继续等夜景,菊花朝上就下楼”,只见一帮“老女人们”(萱萱语,后话)趴在地上忙着投硬币嘎嘎笑成一团。在去外滩的路上,已经走得脚疼的妈妈还幻想着:“等会到外滩我就把鞋子脱了光脚走路,我记得外滩那里地面挺干净的。”,哪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因为明年的世博会,外滩从五月初封闭改造,压根走不过去啥也看不到,气死人了。最后又走了好长一段到外白渡桥上好歹才看到一点点黄浦江的夜景。

30号是蚊子的38周岁生日,中午一帮人在饭店帮她庆生,六月四日生日的耗子也提前到这天一起过。在蛋糕店订蛋糕时,公鸡还问妈妈:“你真的在上面写蚊子耗子啊?”那还有假,多难得的机会呀。

回家来给萱萱和爸爸看我们的照片,小丫头居然评论为:“一群老女人!”气得蚊子在 QQ上说:“告诉她,以后她也会变成老女人。”一会儿蚊子又伤心地回复:“我老公说你女儿说的真对。”呜呜呜

看看“老女人”的合影吧,谁啊?是谁把我们拍的那么丑?!

在耗子家的楼下,耗子的老公我们的师弟拍的。难得这张蚊子照了个全身,当初最瘦,被我们戏称为“芦柴棍”的她从七十多的体重狂飙到现在的快一百三,拍照时都让我们帮她挡着半个身体,哈哈哈


给蚊子耗子庆生的蛋糕和午宴



一帮老女人在金茂大厦88层掷硬币玩得不亦乐乎


我们约好了,以后再聚会就一起出去旅游,不带老公不带孩子,第一个目的地就是——四年后的黄山天都峰鲫鱼背上集合,哈哈哈哈!

疯玩疯乐的结果是:妈妈回家病倒了,低烧+上吐下泻,声明不是甲型流感哦,没有其它感冒症状,呵呵,估计是出差加上聚会,体力严重透支,抵抗力下降的结果,唉,难受啊。



[本日志由 Mom 于 2009-06-11 09:23 PM 编辑]
By: 本站原创
Tags:
Read: 176 | TOP ↑